关于

换lo了。 @Quannn

【双黑/太中】帽子公主

*童话paro.HE
*中也女装有。

太宰治是个制帽匠。

他有一双灵巧的手,似乎所有布料送到他手上,都会成为引领整个国家的时尚。作为把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贯彻到底的时尚代言人,太宰治很少有作品流传到市面上,这使得他手下的帽子变得更稀有、更珍贵,更让人趋之若鹜。

然后太宰治收到了国王的舞会邀请函——上书森鸥外三个大字,信封右下角小小一行红字写着“扔掉会被诅咒噢”。

这是威胁吧?太宰治盯着这行字号并不明显颜色却艳得晃眼的小字犹豫了片刻,确定了。这是威胁。

太宰治拆开信封,里面的内容倒是简洁明了。国王希望太宰治给自己的小公主做一顶独一无二的洋帽让她可以在宴会上展示她的可爱,他说只有像太宰君这样优...

请问你这里卖TT吗。贰(博晴)

*现代校园paro
  体育生源博雅x医学生安倍晴明
  第一章见主页。手机没法儿发链接歉
 

意料之外的,安倍晴明第二次见到源博雅时,他是被同学架着来的。

会再次在医务室看见安倍晴明这件事,显然不在源博雅发达的肌肉和那偶尔有点儿绕不过弯的、并非记性很好的大脑的考虑范围内。值得庆幸的是,至少在白发跳入他视野的刹那,呼啸而来的记忆几乎要砸晕他。

他感觉到了难以回避的尴尬,与此同时他及其想捂住自己的脸自欺欺人,而身体慢一拍地开始向后退着挣扎。可惜他一腿腾空,被架着他的满脸莫名其妙的酒吞同学桎梏。

“我说,源博雅,你不会怕疼吧?”酒吞挑挑眉,嘴角自然而然挑起戏谑的笑...

【双黑/太中】真命题

*OOC可能。
*私设或许有。
*我爱中也,我爱太宰。

        中原中也讨厌太宰治。
        这是个真命题。

        按照中原中也的话来说:“这个世界上肯定不会有比太宰治更让人讨厌的东西了,以太宰治为衡量标准,那我能接受一切。”
        太宰治对此不予置否。

   ...

【荒目】情人节

*小甜饼。
*自备狗粮,高甜预警。

这是人类的节日。

欢笑声传递着喜悦和甜蜜的心情,彼此依偎的恋人紧扣十指虔诚祷告,无需神力亦可从那幸福的表情中读出祷词内容,长长久久百年好合之类的词变着法儿喃喃。

……

一目连眼角一抽,抬眸瞥了眼荒川边高大的神像。

人类工匠确实学得一手好技巧,那巨石被刻得栩栩如生,与男人应有的模样分毫不差。脸上依旧是写满了冷漠与不关心,这荒川潮涨潮落不过由他随心所欲。

傲慢与威严。
如果不去看那神像上绕满的红绳的话。

一目连弯起双眸难掩笑意,轻抿清茶斜眼欲瞧身侧人的脸色和反应。对他一如既往的铁板脸稍显失望,却也心知意料之中亦该如此。

待那小情侣走后,他双指捻起神像...

一晌贪欢。(酥糖)

*埋唐队前夜。
*指路主页春光乍泄,算是姊妹篇。
*苏三省视角。

是私狱,就在宅邸花园地下,阴森冷清。
雨后漏水的天花板染了斑驳,空气里弥漫着腐朽与苍老,夹杂着腥气,不知是来自生锈的精铁还是干涸的血迹。

隔着铁栏,鹰般锐利目光盯着那人狼狈蜷缩于床角靠墙。

“唐队长,别来无恙。”

浅声低语,是撒旦的呢喃情话,温柔得教人几乎以为这儿是歌舞厅,而对面的妖娆女郎正扭着水蛇腰走来。

墙角的人掀了掀眼皮,似是听见了,又似是没听见。一片死寂。

取下腰侧钥匙一阵嘈杂声响,回荡在空旷密室打破寂静。铁锁落地,并不怕人趁机逃走,他下意识一动,正带起脚踝锁链咣当撞上了墙。

踱步向前停在他床边,落座侧身面对他,...

乍泄春光。(酥糖)

*酥糖。
*埋唐山海片段扩写。

坑已经挖好了。

一人深的坑就在那里,周围泥土并不周整看着几分渗人的程度。匆匆忙忙赶来时,那坑周围已围上了一圈人。而他就站在人群中间,享万众瞩目。

不再是往日里风度翩翩衣着打扮讲究得不行的人,此刻他额上脸上蔓延入衣领深处不可见位置的白皙肌肤上,俱是斑驳血痕。

额角有液体滑落,背后身上发热,也不知是因为匆忙的奔跑还是那人紧盯着自己的目光。

如此眼瞅着,四目相对着,他突然就笑了。没有悲戚没有愤懑怨恨,他眉眼弯得像个孩子,笑意自眼底心底溢了出来。

满身是汗站定在他面前,他开口带几分调笑语气。

“你真像个包子。”

从未看到他这样笑过,不是往日里的君子风度的笑...

请问你这里卖TT吗。壹(博晴)

*现代校园设定。
  私设有。
  可能有bug。望指正。

安倍晴明第一次见到源博雅,是在医务室里。他一头黑色长发被发带高高束起,额前刘海是挑染的红色,随意地穿着松松垮垮的大T恤、运动裤,脚上的运动鞋虽然沾上了灰尘但并不肮脏,显然主人平日里很注意爱惜它。

可惜这发型,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好学生。

不过这并不重要,安倍晴明的一头白色长发可比这挑染的红要显眼多了。事实上,源博雅看见安倍晴明的那一刻。便怔住了。

那一头显眼白发便足以让人惊愕,而这人精致的五官脸庞亦让人难忘,金丝镜框架在他的鼻梁上平添几分儒雅书生气息。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不加修饰,却恰到好处的衬出了他的气质。

课文...

【启红】溯回

私设有。

二月红从来不认为,有什么事情会是张启山做不到的。
他也从来不认为,有一天他会眼睁睁看着张启山死,却无能为力。

那是个什么样的斗二月红已经记不清晰了。他只是隐约记得,千钧一发的时刻,张启山搂住二月红,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狼狈地逃出了那个墓穴。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仿佛只要看一眼,就会被那个墓穴吞噬再难离开。

那一天之后,二月红觉得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一切似乎变得陌生了起来。一开始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后来却越发奇怪。

当二月红从头发里挑出些许根白发时,他突然对着张启山依旧乌黑的头发陷入了沉默。他走上前去将张启山的头发拨来拨去,略带几分调侃地说道:

“你们张家什么基因啊?怎么这么厉害...

【叶喻】Before and After


#0

太阳西下之后,白日的嘈杂如砂砾一般散去,黑夜渐渐将这个世界吞噬殆尽。
但浮躁的人们向来是不甘于沉寂的。
他们只是将喧闹的场所从街道变成了室内。
比如酒会,比如酒吧。

叶修熟练地将琴酒、柠檬汁、必得利石榴汁按比例倒进摇杯中,又加进了冰块,用力摇匀。摇杯被他从手上抛弃,又用另一只手接住,反复几次,背景是酒柜和酒吧绚丽的灯光,仿佛是正站在舞台上表演。摇匀之后,他将液体全数倾入长饮杯里,然后加满了苏打水,推到客人面前。
“这是您点的琴费士,请享用。”他说道。
随后,他习惯性地拿起一旁的手巾擦了擦手,向酒吧的里间走去。里间一向是不对客人开放的,是员工休息的地方。
他来到休息室,里面已经有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

1/3

© 恰安。 | Powered by LOFTER